古代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“剽窃”事件

2016年08月16日 来源:本站原创

剽窃作为一种古老的著述文化,由来已久。《礼记·曲礼上》言:“毋剿说 ,毋雷同。”“剿说”作为一种不良现象提出,其含义实际等同于后来的“抄袭”“剽窃”。这说明先秦就已出现剽窃现象。到了汉朝,剽窃现象就更屡见不鲜了。

说起“剽窃之祖”,不得不提东汉班固。南宋史学家郑樵在《通志·自序》就说:“班固者,浮华之士也。全无学术,专事剽窃。”

得人佳作,易名占有

到了魏晋南北朝,这种学术不端的行为更加严重。当时玄学之风盛行,学问家们以注老庄为荣。于是“竹林七贤”之一的向秀就注了《庄子》,但未及发表《秋水》、《至乐》两篇,向秀就去世了。郭象也是庄子注家,不知从何处得到了向秀这两篇注,心想向秀已经去世,其他著作也已经发表,就将这两篇据为己有。于是,他将这两篇注改了名字发在自己的专著里。后来,向秀所注全本《庄子》别本问世才真相大白。

附庸风雅,“生吞活剥”

唐朝初年,枣强县尉张怀庆喜欢附庸风雅,但文学水平却比较低。为了追求虚名,他常常弄虚作假,把别人的好诗句改头换面后说成是自己的“创作”。当朝大臣李义府曾写了一首五言诗,原文是:“镂月成歌扇,裁云作舞衣,自怜回雪影,好取洛川归。”张怀庆将这首诗改头换面,在每句的前头加上两个字,变成一首七言诗:“生情镂月成歌扇,出性裁云作舞衣:照镜自怜回雪影,来时好取洛川归。“人们读了张怀庆的这首诗,无不哗然大笑。

除了偷李义府,张怀庆还特别喜欢抄袭张昌龄和郭正一。张、郭都是当时以文词闻名的朝中要人,唐高宗的诏书和朝廷文告,多半出自他们的手笔。因为张怀庆经常抄袭这两个人,因此江湖上有人送他一句话:“生吞张昌龄,活剥郭正一。”这就是成语“生吞活剥”的由来。

为夺著作,妄认“先君”

晏璧,明永乐年间曾任任山东按查司佥事,“以诗名于时”。元人吴澄著《三礼考注》,“旧藏康震家”,晏璧从康震之孙手中“得之,遂掩为己有”,冒称为自己所著。并将书中原称“澄曰”者皆改作“先君曰”,有称“澄按”者皆改作“愚谓”,“用粉涂其旧字而书之,其迹尚隐然可见”。

这位晏璧先生为了窃取前任著作,算是不惜妄认了回亲爹。然而机关算尽,还是未能遂愿。名臣、大学者杨士奇等钞传此书时,将其改正。不知晏璧在九泉下见到自己真正的“先君”时,该何以自容。

返回公司要闻